云雀郁子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偏杂食,无不喜;性向乙女、百合、惊悚。
爱bb,欧气满满,傻了吧唧。
lof乃杂物堆积处(ノ)゚Д゚(ヽ)
以上





_(:з」∠)_总之就是个很傻很幼稚很矫情的人,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好。

[fgo]谈个恋爱怎么就那么难

罗宾汉x我

乱七八糟的自我满足_(:3J∠)_写一半写烦了,就草草结束了(你


那个人有一头很好看的橙发,虽说不是有多耀眼的吸引人,但确实是一种很温暖的颜色。

应该是个温柔的人吧?我有点搞不懂他为什么会把这份美好掩藏在斗篷下。

明明是个很好的人啊。

总是摆出一副不想参与其中、轻易将某件事认定为“麻烦”的姿态……是不是有点对自己没自信了?


——“其实你真的很好喔?”

某天,实在按捺不住的我,主动向他搭话道。

“什么?!很好吗?!!”

他一副吃惊过度的样子。

随即叹了口气,好像很无奈似的,“Master,你还是不懂何为‘委婉’啊。”

“医生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不争不辩,如实回答道,“比如说我‘太直球不会迂回作战’什么的。”

“你真的很坦诚呢,Master……”


这种事我当然知道啦。

被玛修一脸严肃的问起“前辈有没有喜欢的人”,有所回应之前就被贞德·Alter小姐嘲讽“别傻了像她这种低情商的笨蛋怎么可能理解得了如此高深的问题。”

那种怜悯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我也不是傻到这份上的人。

不过这种问题很高深吗……

“还是有的哦。”

意料之中两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比如说呢,前辈?!”玛修皱着眉一脸急切的问道。

Ms.黑暗圣处女小姐则是一脸不爽。

“罗宾汉。没有之类。”

“你喜欢那个整天披着斗篷的残念男人?!!”

“请不要这样无礼,贞德·Alter小姐,我想前辈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就是说嘛,而且才不是整天都披着斗篷呢,好歹吃饭洗澡换洗衣服做爱的时候会脱掉吧。”

我用极快的语速结束了后句话。

“变态!!!!!!”x2


也算是果不其然啦,果不其然。

看着对面一脸头疼的男性,我大吸一口杯子里所剩不多的橙汁。

“咕嘟嘟嘟噗噗噗噜噜——”

貌似吸过头不小心把空气吸进来了。

有点丢脸啊,嘿嘿。

闻声,对面的男性似乎更加头痛了,他情不自禁的捂住脸。

那种好像面对智商障碍无法沟通的子女的态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从者里有谁偷偷向罗玛尼提交了“申请关注Master精神健康”的报告书。

“咳咳,总之、我直说了,关于前些天Master你扬言说喜欢我这件事……”

所以说我就知道嘛,在这个半大不小的迦勒底,你们这些变态八卦窥听狂的从者就靠监视少女的隐私、互相交流情报来愉悦你们枯燥而乏味的生活。

有那种闲情就去给我做任务啊,特意点还没修复你们这些变态就如此懈怠(指指点点。

因此,我在背后偷偷说喜欢人家什么的,这种事传到本人耳中也是迟早的事。虽说比预想中的快了几天就是了。


沟通失败了。

无聊又繁琐的过程不需要复述。

我眼神冷漠的看向桌对面那个垂头丧气的从者。

“早说了……我才不是……善于和低情商笨蛋沟通的料啊……”

“低情商笨蛋”这个外号贞德·Alter小姐已经叫过了,扣你一分,还请再接再厉噢罗宾汉同学。

咬吸管咬吸管。

嚼嚼嚼。

“Master啊……”失败的男人罗宾汉同学,好像恢复了一点气力般不死心的向我问道,“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当然了啊,你觉得我像是会开玩笑的人吗。”

答案是绝对,不。连问号都用不上的绝绝对对不、可、能。

至少在他们眼中是如此。

也差不多死心吧,罗宾汉哟。

“要考虑和我交往试试吗?只是试试哦,说不定在一起后我就不喜欢你了呢。”

“等一下、!!!!”


“照着台词读,懂我意思吧?”

我斜了一眼罗宾汉。对方动作轻微的点了点头。

“很好。百貌,放下刀子;静谧,把蛋糕拿开。”

“……咳咳咳……还以为今天就要交待在在这里了。”


“唉……呃,真是位任性的大小姐啊。”

“既如此,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可以了吗?”

“Good nice。”

评论(6)
热度(35)

© 云雀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