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雀郁子

郁而为之,随性而为——
郁之。
偏杂食,无不喜;性向乙女、百合、惊悚。
爱bb,欧气满满,傻了吧唧。
lof乃杂物堆积处(ノ)゚Д゚(ヽ)
以上





_(:з」∠)_总之就是个很傻很幼稚很矫情的人,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好。

[fgo]序

乙女向,私设如山,cp是埃尔梅罗二世x我(是的不是咕哒子是我,因为有的地方需要私设,再套上官方明确设定了一些的咕哒子感觉不太合适就_(:3J∠)_

(原本打算先发拉二那篇的然而得知cp名后翻原文突然发现了一些巨大无比的bug改了一会不耐烦了就……

题目没想好所以先空着,一时心血来潮产物,算是迟到许久为了感谢当初抽了一发十连就来我家的老师

这篇是序,后面要交代的东西有点多我还要再补一下fgo以前的动画……(这篇不是之前下定决心想写的中长篇Orz中长篇是all咕哒(哇靠我也不想自己这么罗嗦的

————————————————————————

“所以,您又要走了吗?”

原本叼着棒棒糖、即使老师上门来访仍旧目不转睛对着电脑屏幕的少女,听到那句话后,总算是把棒棒糖取出来转过头认真的看向她昔日的恩师。

“……嘛,话虽如此还会再待上一段时间就是了。”埃尔梅罗二世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

他不是没注意到少女的举动和内心情绪,只是他了解这个孩子,不管内心如何波动都不希望被人知道,再多的安慰对她来说也是无用物。

因此,埃尔梅罗二世错过了少女一时垂下的眼睑,无声的眨了眨眼睛后,少女再次一字一句、缓慢而清晰的开口道:“我知道了。”


“……二楼右侧第二间房是空房,东西随便您用,规矩还是和以前一样。”

说完少女便转过头继续认真的注视电脑,未再理睬埃尔梅罗二世。

如此不敬的举动也只是令埃尔梅罗二世叹了口气,道谢完后他便上楼去了。

而被留下的少女唤来一旁柜子上玩耍的猫咪小肥猪,抱着小猫撸了几把后就懒洋洋的往后一靠,闭上眼睛休息了。

完全没有恩师来之前的干劲。


楼上的埃尔梅罗二世在洗澡。

一路的风尘仆仆导致身上和那头乌黑秀发也被汗液染湿,脏的不成样子,这也是注重礼仪和仪容的他为何在来到学生家后没有交谈几句便匆匆用上了人家的浴室。当然以前常住这里也算原因之一。

至于他的学生家里,比起一般舒适闲散的独栋小别墅,每间客房都自带洗漱间的配备更像是装修精良的公寓。

埃尔梅罗关上水,伸手去拿洗发露的过程中他也看到了摆架上、没有被水沾到的灰尘。

……和记忆中的从前相比几乎没有变动,不,这根本就是原样,完全没有被人清理过。思及学生的怠惰,埃尔梅罗忍不住皱起眉。

不过这好歹是在别人家里,都是别人的就不要抱怨那么多了。

埃尔梅罗试图找回平常心态,然而——

等一下……

感受到某种不太妙、如水般的稀疏感,埃尔梅罗果断把手上挤出的洗发露用清水洗掉。

然后看了看洗发露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

“苏独秀——!!”

埃尔梅罗二世此时的表情和语气当得上怒发冲冠了,就连他年少时某个不听他话的征服王都没有让他如此怒气滔天。

要追究其原因的话……当然是因为他那个不省心的笨蛋学生再次为了报复他、把过期的洗发露摆在那里不扔掉二世让他埃尔梅罗二世用掉了啊!

tbc

————————————————————

碎碎念一下_(:3J∠)_苏独秀是我之前想改的名,虽然有点土气但我觉得超好听。法律上也说只要有正当理由改姓也不是不可能,听着挺美滋滋的然而我妈来了一句十八岁之前要改名需要父母双方同意才行。我想了想我爸……于是希望十八岁快点来(。

至于二世为什么那么生气,算不上ooc,那个牵扯到说出来就会剧透的关系所以先不说了吧……

评论
热度(20)

© 云雀郁子 | Powered by LOFTER